新华报业网 > 首页 > 正文
【紫牛新闻】小伙“直播”捐骨髓:一个小朋友等我救命的感觉,太奇妙了
2019/07/11 20:32  扬子晚报  

  经常能看到白血病等恶性疾病患者的求助,他们除了需要资金,还往往需要移植骨髓。不少人听到骨髓移植,就会联想到穿刺捐献者的骨头,抽取里面的骨髓。但其实骨髓移植远没有那样可怕,只需要从捐献者的血液中采集造血干细胞就行了。

  近日,献血达人小陈在网上“直播”分享了自己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全部经历,他说:“虽然最疼的时候,夜里都睡不着觉,但是我还是愿意去尝试,因为骨髓移植或许对我自己来说是件小事,但对患者来说却是性命攸关的大事。”

  

  “全世界的反对声我都不在意

  但你们一定要支持我”

  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献血达人小陈自从2007年第一次走上献血车,目前已经献血15次,总计6000毫升了。2016年,小陈还在北京骨髓库做了登记,留了一份血样,成为了骨髓库的志愿者。

  今年3月上旬,骨髓库通知小陈,有一个患者跟他初配成功了,于是小陈说服了家人,来到骨髓库捐献。

  “明天入住医院,正式启动造血干细胞捐献程序,几天后进行采集,我将全程直播这个过程的体验和感受,甚至不排除视频。当我把决定捐献造干一事告知父母后,他们最初是犹豫的,我妈还叮嘱我以后少献点血,献那么多了,注意身体。”谈起献血的故事,献血达人小陈说,“我每次听到妈妈这么讲,我就会反驳说这话谁说都可以,但你就不要这么说了。当年你生我的时候大出血,输了那么多血才救过来;后来你做手术,不也在手术台上输了很多血吗?如果没有当年那些献血者,哪还有我们这个家?全世界的反对声我都不在意,但你们一定要支持我。你们年纪大了,不能献血了,我年轻力壮,回馈社会的事交给我就好了。我还会继续献下去,直到年纪和身体不再允许为止。”

  

  小陈

  对于小陈的决定,小陈的父亲表示,他很高兴儿子能有这样的念头,所以支持儿子去捐献造血干细胞和继续献血。母亲虽然还是有担心,但也认可了儿子的想法。

  “能有这样开明并全力支持的父母,我觉得很幸运。现在,我们全家都很支持我捐献造血干细胞,一个弟弟甚至也准备走上献血车。有这样一个大家族,我感到很欣慰。做这件看似是小事,实际上对患者却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小陈说。

  其实,早在计划捐献之前大概半个月,骨髓库领导就到小陈的单位,以书面方式把他准备捐献造血干细胞的情况向单位进行通报,以骨髓库的名义帮小陈协调,安排假期。而小陈的单位对此也是非常支持的。

  小陈的捐献骨髓日记:

  第一天

  打了动员剂后,出现一些不适感

  第一天上午,我就住进了专用病房,打开骨髓库为我准备生活用品。病房是单间,独立卫生间,有淋浴,可惜没冰箱。工作人员给我准备了一大袋子水果,我想着一会得去买个刨刀削香瓜……

  

  工作人员给小陈准备的水果

  中午,护工送来了午饭和食谱,让我选一下晚餐,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而且价格实惠。全程营养餐,不加味精,没有重口味。

  不过我在医院产生的所有费用都不需要自己来出,包括饭钱,去医院只需要带个人的换洗衣服。

  护士过来抽了三管静脉血,然后又过来给我打针了,就是打传说中的动员剂。

  

  传说中的动员剂

  注射第一针干细胞动员剂5个多小时过后,不适感开始出现——双膝关节和右股关节有轻微发酸,有点像在野外走10公里山路后的疲惫感。

  左肘关节长骨的末端有一阵阵的轻微钝痛,大概是长骨末端的骨髓正在产生变化,白细胞“工厂”被激活了。医生说,除了酸痛,还会有其他的白细胞升高的症状,比如发热。前面曾有一个捐献者发热到37.5摄氏度,医生开了退烧药,不过没建议吃。

  午夜的时候,腰椎很疼,颈椎与颅底连接区疼,双肩关节,股关节,膝关节都有疼感,半夜3点多找护士和医生求助,吃了一片止疼片后才能入睡。

  医生说每个捐献者都存在不适感,但是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太一样。有些人可能感觉会有一点轻微的酸痛,而我的痛感比较明显,比较少见。

  第二天

  打针、吃饭、睡觉……怕是要长胖不少

  昨晚腰疼闹腾了半夜,夜里3点钟的时候吃了止疼药,4点钟入睡,然后5点半被护士叫起来抽血。

  迷迷糊糊中右手被扎了一针,之后继续睡回笼觉。早上7点半起床,下午到楼下散了一会步,回到病房又消灭了一堆水果和一杯像碳酸钙+维生素D悬浊液。

  

  骨髓库营养餐

  吃过营养晚餐,决定出去找个商场,活动活动酸疼的全身关节和饱食的肚子……这样再过几天,我怕是要长胖不少。

  第三天

  抽血时间太早,忍不住要“吐槽”

  每天都要打动员剂,医院用血样检测我体内造血干细胞的浓度变化,当浓度符合标准以后就可以进行采集。

  我要严重“吐槽”每天早上5点半抽血这件事。首先,我睡得四仰八叉被不遮体的时候,被护士喊一声起床了,我第一反应竟然是扯被子。

  然后,扎针的瞬间人确实醒了,但针拔掉就很快开始犯困了,以至于没有按好针眼,棉签掉了三次……

  第四天

  心率上升到95,医生说这情况很罕见

  打了4针动员剂,每天晚上都靠止痛片入睡。今天上午觉得胸闷气短,蹲下再站起来,会有头晕和颅内压大的感觉。刚才突发奇想测了一下心率,一分钟93次。还有,腰椎好痛。

  医生来看了一下,测到的心率是每分钟96次,说一会给我开点药控制一下心率,下午再测个心电图。

  吃了半片心率控制药,一会再测个心电图。按照计划,明天早上5点半打最后一针动员剂,8点钟开始采集造血干细胞,采集时间持续3到4个小时。

  傍晚的时候,医生又开了一片心率控制药,让我8点钟左右服用。到了那个时间,心率果然跳到了85。医生说,多数捐献者会有心率上升到75的情况,我跳到95左右有点少见,就像我打了第一针动员剂后就疼得无法入眠一样不常见,可能和我个人的体质有关系。

  下午从心内科调了两个医生来测了个心电图,没有发现异常。每天抽一管血,扎一针动员剂,吃三片补铁片,喝三袋碳酸钙,临睡前吃一片止痛片,今天还有两片心率控制药。今晚早睡,明早献血。

  想到在很远的某个地方,一位小朋友已经在无菌舱里摧毁了自身的免疫系统,就等着我捐献的造血干细胞在明天下午或者晚上送到他那里救命了。

  第五天

  采集3小时

  70毫升造血干细胞将移植给需要的人

  早上5点多钟起床,护士先给我打了一针动员剂,然后抽了一管血。然后我洗漱吃饭,到了8点钟的时候,医生说达标了,可以进行采集。

  采集的时候我在病床上躺了3个小时,左右两个胳膊都插上针管,使用血细胞分离机对外周血(除骨髓之外的血管中的普通血液)进行过滤和采集,这个过程中双手不能自由活动。

  历时5天,采集3小时,获得70毫升造血干细胞悬液,即将送到需要的人体内。捐献完成,睡个午觉。

  

  小陈住的单间病房

  因为我捐献的对象是个孩子,需要的造血干细胞量比较小,所以采集一次3个小时的量就够了。如果对方是成年人的话,采集的量要更大,时间也会更长。

  在正式捐献造血干细胞时,还有一个超级奇妙的体验: 在采集快结束的时候,会从左臂静脉输注葡萄糖酸钙,与之前注射的药液在上腔主静脉处交汇,会产生奇妙的反应——发热。但实际上并不是真的发热,就是药物混合以后出现的一种生理反应。当时医生跟我说,这款药推进去以后会产生一种身体发热的感觉,让我做好心理准备,当时听到这个话,我还有点不明白。

  很快,一种神奇的热感就在胸骨下方出现了,这股非常明显的热流涌入心脏,然后随着肺动脉弥散到整个胸腔后,再度在心脏强烈的泵压下进入主动脉。一路向下冲去抵达盆腔处,脐下三寸的丹田处汇聚一股明显的暖意——这种感觉很难形容。

  到这里还没完,这股暖流仍然没有消散,它会随着动脉血进入下肢,一直到脚趾尖也暖了一下以后开始返回躯干。另一路进入上半身,两臂、指尖、面颊和脑子也都会热一下,一股从天灵盖到丹田的暖流到这时才算完成。如果剂量够大,甚至还能体验到它随着静脉血重新返回胸腔的感受——就像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股有力量的暖流充溢全身一样。

  

  小陈住的单间病房

  小陈网上“直播”造血干细胞捐献过程之后,还向紫牛新闻记者谈起捐献的初衷,并且解释了一些问题。

  记者问答

  记者:您从什么时候登记捐献造血干细胞?

  小陈:我从2007年第一次献血,之后基本上每半年都会去献一次。

  我献血的想法其实挺单纯的,因为我母亲之前生过大病,输入了其他献血者的血液,也相当于接受了这些人的爱心,使我有机会拥有完整的母爱,我就想回报社会。

  登记造血干细胞捐献的想法大概是在2015年产生的,当时在献血车上献血的时候,跟工作人员聊起来这个事,他们说在献血车上就可以进行登记。我自己也收集了一些造血干细胞捐献的资料,了解了一下情况。

  大概在2016年的时候,红十字会和北京骨髓库在我们学校举行了一次宣传活动,我就做了登记,留了一份血样,就成为骨髓库的志愿者。

  骨髓库采集了我的血样以后,就拿回去进行人类白细胞抗原(HLA)高分检测,之后如果有患者来骨髓库匹配检索,有可能找到与其匹配的志愿者。

  今年3月上旬,骨髓库通知我说,有一个患者跟我初配成功了,征询进行后续的配型和捐献的意见。当时我跟家人进行了商量,家里人一开始有一点不理解,不是很支持,但是后来我把他们说服了。

  记者 :患者为了接受干细胞移植,为什么要摧毁自己的免疫系统?

  小陈:因为对接的患者是急性髓性白血病,造血系统出现了问题,骨髓发生了病变,造成白血病,骨髓移植地前要先摧毁患者自身的造血系统。

  患者要进入无菌舱,进行大剂量的化疗,使用一些药物摧毁患者的整个的造血系统,然后把捐献者的造血系统移植给他。这样的话,患者体内可以产生和捐献者一样的健康血液,就相当于是把捐献者的整个血液系统移植给了患者。

  在这个过程中,患者的免疫系统也同时被摧毁了,所以要在无菌舱里待着。如果在这个时候,捐献者反悔不捐,那么这个患者就相当危险。以前曾经发生过捐献者临时反悔的事情,如果不能及时找到另一个选择,那么患者就随时有死亡的危险。

  记者:以后还会捐献吗?

  小陈:捐献以后,我的骨骼在前三天稍微有一点酸痛,但是这种症状会逐渐减轻。我捐献后过了大约两天,就正常工作上班了,现在也没什么不良反应。

  造血干细胞捐了以后,半年内不能去献血。半年后骨髓库会安排我做一个全面体检,看看有没有产生一些不良反应,确认一切正常在参与献血。

  假如说这次捐献以后,身体确实没有什么异常的话,如果以后再有患者与我配型成功的话,可能会还考虑去捐献。

  中华骨髓库:

  全部通过外周血采集志愿者的造血干细胞

  很多人认为骨髓提供者会被医生用器械从脊骨中抽取脊髓,事实并非如此。患者所需要移植的是骨髓中的造血干细胞,而现在提取这种干细胞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抽取骨髓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要做全麻或局麻,从捐献者髂骨中抽取骨髓血。第二种是外周血中采集干细胞,需要给捐献者注射动员剂,将骨髓血中的造血干细胞大量动员到外周血中,从捐献者手臂静脉处采集全血,通过血细胞分离机提取造血干细胞,同时,将其它血液成分回输捐献者体内。

  中华骨髓库的志愿者全部是通过第二种方式来捐献造血干细胞。

  至今没有因采集外周血造血干细胞引起对捐献者伤害的报道,在采集完成后,一些轻微疼痛感和不适将会消失。

  中国对造血干细胞移植的需求量很大,与捐献数量比起来存在较大缺口。

  中华骨髓库成立于2001年,目前库容260多万志愿者信息,截至今年5月底已完成了8418例非血缘造血干细胞捐献。但是血缘关系之间的捐献还是比较多的。

  根据中华骨髓库的资料,关于造血干细胞配型成功率,同卵(同基因)双生兄弟姐妹为100%,非同卵(异基因)双生或亲生兄弟姐妹是1/4。非亲缘关系的成功率是千分之一或以上,在较为罕见的例子中,相合的几率只有几万甚至几十万分之一。

  紫牛新闻记者|宋世锋

标签:
责编:张红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QQ图片20190617134105.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江苏品牌.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jubao.jpg
baokong.jpg
动态.jpg
00300595152_0140eb2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