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江苏 > 教育 > 正文
中小学教师获“减负”大礼包!为他们减负,也是为教育加油
2019/12/18 21:10  新华报业网  

  交汇点讯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减轻中小学教师负担进一步营造教育教学良好环境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

  《意见》一出,引发众多中小学校长和一线教师的共鸣,他们期盼着:“让教师回归本位,让教育回到本质。”

  难堪负担,时间被谁“抢”走了?

  本次《意见》中提到,目前教师特别是中小学教师还存在负担较重的问题,主要表现是:各种督查检查评比考核等事项名目多、频率高;各类调研、统计、信息采集等活动交叉重复,有的布置随意;一些地方和部门在落实安全稳定、扫黑除恶、创优评先等工作时,经常向学校和教师摊派任务。

  教师们的时间被谁“抢”走了?“每学期都要迎接来自各不同部门的检查,仅仅是对照检查要求准备材料就极其繁琐,劳心劳力。”南通港闸区一位小学办公室主任陈军(化名)很无奈地表示,“这些事情如果提前有计划安排,教师还能合理安排时间。但实际情况是,大部分都是临时通知的紧急事情,肯定会打乱老师的教学计划。”

  “教师这个职业光鲜的背后却是高强度、加班加点的工作。”南京鼓楼区一位小学语文老师张晶的另一个身份是副校长,“早上7点忙到晚上6点,中午基本没休息,如果晚上开会,时间战线拉得更长。各种检查评比要准备材料,上级部门开会还要凑‘人头’。反正能安心备课的时间大多靠晚上,周末还得将作业带回去批,儿子坐我对面写作业,他的作业写完了,我的作业还没批改完。”

  “天不亮就出门,披星戴月回家,如果要值班看学生晚自习,常常晚上11点多才能到家。遇上教育督导,整个办公室都是满满的教学笔记。”扬州一位中学名校常年带高三的教师郭婷婷(化名)向记者描述了自己的工作状态——“永不停转的陀螺”,这也是基层教师工作的常态。“出门时孩子没醒,到家时孩子已经进入梦乡。每年也就寒暑假能抽一些时间来陪她,说实话,面对自己的孩子,我只剩下愧疚。”

  教学设施验收、教育情况汇编、食堂安全检查,教学汇报活动、课程评优评先活动……苏州姑苏区一位小学副校长黄伟(化名)晒出一连串的工作通知文件,粗略统计竟然有40多项。这位校长直言:“各种评比、各式调研,都要有材料,校领导不得不带着老师加班加点干,这种现象其实在中小学是普遍存在的。比如一个并不是非常必要的教学展示活动,要让老师组织学生参与,还要负责安全管理工作,学生停课不说,老师也得放下手上的教学活动。”

  打破形式主义,回归教育本身

  记者调查发现,形式主义是困扰教师难务正业的“病灶”之一。“如果不必要的督查检查会议可以少一点,老师们用在孩子身上的时间和精力就可以多一点。”南京江宁区一位中学校长感慨地说,“只有教师能静下心来做教育的事,教育才可能健康持续发展,孩子才能健康成长。”

  “教育的根本任务是立德树人,但现在的一些工作,使得学校的教育、老师的工作‘走样儿’了,长此下去,老师们没有精力专心教学、用心带班,反而容易出现职业倦怠。”南京一中学校长坦言,“教师忙得‘团团转’根本原因在于教育的评价主体太多元,大家都来指手画脚,让老师没法专心工作。所以,给教师工作减负非常必要,减去一些不必要的工作,让大家把更多的精力用在研究教学和教育学生方面。教师减负不仅是帮教师,更是帮教育。”

  各种督查、检查、评比、考核等事项名目过多过频,是中小学教师负担的主要来源之一。对此,南京某小学副校长向记者坦言,尤其近一年来,学校平均每周都需要应对多项评比工作,教师花了大量精力在材料准备上,让渡的是宝贵的课堂时间。“希望主管部门对评比活动做好把关、筛查工作,过滤掉重复的、含金量不高的评比。”这位副校长强调,不要一刀切看待督查、评比,学校支持真正有利于提升教育教学水平的督查,教师们也欢迎真正帮助他们业务成长的评比活动。作为名校,社会各类“进校园”活动也被频繁引进,其实与这些“进校园”内涵一致的德育、人文等教育本就贯穿在学校全年工作计划中,趋同的活动打乱了原本的教育教学节奏,增加了教师额外负担。

  为中小学教师减负,最终目的是,让教师腾出精力回归教育本身,潜心教书静心育人。泰州市姜堰区实验小学教育集团校长高金凤认为,教育需要持续性地“浇灌”,教育成效也从不是立竿见影的,需要以等待的心关注学生的成长,从中积累教育经验,发现教育问题。过于频繁的创新申报、创建评比等本身就有悖教育规律,也很难真正总结出好的经验来。“我们不提倡一成不变的教育,每年总会聚焦学校发展的重点,推出一两项关键性举措,撬动学校教育变革与创新。但绝不因为追求创新而过度‘折腾’,要沉潜于教育深处,做扎实的教育改革实践。”

  减负更要增效,加快教师专业成长

  “教师负担问题,根本原因是教育生态治理混乱和教育专业性弱化。”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殷飞认为,本轮教师减负过程中不能只是简单地“减”去一些事务,而是应该系统性地提升教育效能和专业性,才能把负担真正减下来。“因为各职能部门专业性不够,从而形成了多部门‘齐抓共管’的局面,没有形成合力。减负更要增效,要让教师回归主业,专注教育、专注教学、专注学生。”

  减少教师负担,并不代表着减轻育人责任。泰州市姜堰区教育局人事科负责人魏宝华说,近年来姜堰区一方面致力减轻中小学教师忙于应对检查评比的负担,另一方面则着力加强专业培训力度,提升教师教书育人业务能力,改变拼时间、耗体力的传统粗放型教学模式,注重向内涵发展要质量。“为切实减轻过重的课业负担,我区科学组建了3个教育集团、13个教学联盟,引导以集团联盟为单位,全面启动学科集体备课制度。”魏宝华说,集体备课制度即以各课题组为单位,周期性地进行集体备课,形成共识,避免重复性、同质化的研究,提升教师备课的效率与质量,让教育教学过程实现最优化。

  “作为教育主管部门,要守好‘三个门’,为教师营造安心、静心、舒心的从教环境,切实为教师减负增效。”南京市秦淮区教育局副局长成剑说,严把入门就是要减少督查考核进校园、减少社会事务进校园、减少各类报表进校园。送教上门,秦淮区自2014年起就启动“1+X”校本研修实验项目,也就是优质学校名师引领下的受助学校学科研修团队,凸显领头雁效应。优化出门就是优化会议制度、发文制度、培训制度,各学校根据教研制度合理制定教师课表,避免上课与研训时间冲突,切实让广大教师处理好教育教学与专业培训的关系,做到相辅相成、共同提升。

  教师职称晋升难度较大,专业发展通道亟待畅通。省教育厅有关处室负责人表示,针对我省中小学教师职称评聘过程中无岗位、条件过高两大问题,今年省人社厅、省教育厅进一步完善了相关政策,被教师们称为“史上最受欢迎”的职称新政。“我们增加了职称岗位,如打通中初级岗位比例、取消教研室高级职称比例限制、乡村教师可超岗位聘用、专项岗位解决岗位特别紧缺学校和交流轮岗教师职称晋升等。根据基层实际,不再要求所学专业、教师资格证学科和所教学科一致,取消中小学教师获得规定学历后重新计算职称任职年限(资历)要求。计划未来3年内中小学正高级教师指标年均增幅15%。”

  交汇点记者 王拓 王梦然 葛灵丹

标签:
责编:顾志铭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江苏品牌.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baokong.jpg
动态.jpg
00300595152_0140eb2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