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江苏 > 文化 > 正文
公共美学计划|高云对谈何家英:走过70年,美术史里的中国记忆
2019/07/30 14:23  新华报业网  吴雨阳  

  7月29日晚,由新华日报社、德基美术馆合作推出的“公共美学计划”正式开启。

  “公共美学计划”是新华日报社和德基美术馆合作推出的公益系列讲座活动,希望汇聚绘画、文学、戏剧、音乐、诗歌各艺术领域的权威艺术家们,与观众分享关于美学的所思所想,引导公众从日常生活中发现美。本期活动主题为:《高云对话何家英——走过70年,美术史里的中国记忆》。两位中国画坛顶级艺术家——高云、何家英,来到这里展开了一场关于艺术、关于时代、关于美的精彩对谈。

  

  新华日报社副社长、新华报业传媒集团副总经理庄传伟在致辞中谈及公共美学计划的核心理念与开展该计划的社会意义。他说:“美,并不仅仅是记忆,更是历史长河绵延千里的心灵传递。‘公共美学计划’第一季提出的‘每个人都是艺术家’的口号,希望让更多的普通人能有机会与美为邻,触摸美好,零距离感受美的陶冶。美育教育是文化自信的重要组成部分,美是生命的感动,是生命的核心,是历史的意义。德基美术馆通过公益的艺术展览和接下来的每一次美学计划,将美的存在传递给大众,用炽热的精神火炬照亮我们前行的道路。”

  

  100多名来自业内的专家学者及艺术爱好者们同聚于此,一探这场美学盛宴,一睹高云、何家英两位艺术名家的真容,倾耳聆听他们深入的交流。对谈的背景,悬挂着高云与何家英30年前合作绘成的《魂系马嵬》,这是一幅载入中国美术史的名作,近一个半小时的对谈也正从这幅画聊起。

  

  “在我们年轻的时候,对画画、画人的认识很单纯,你的作品好,我就钦佩你,想方设法地要认识你。”这是高云和何家英对当时美术界慕贤求贤、文人相重的氛围的回忆。1983年,二十岁出头的高云创作了连环画《罗伦赶考》,在第六届全国美术作品展一举拿下金奖,引领了线描连环画的风潮,引得青年何家英崇拜不已。而在画展上,何家英同时期的工笔画如《米脂的婆姨》《十九秋》等作品同样让高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才气和佳作,让素未谋面的两位年轻画家互相敬佩,心心相印。1987年,中国邮票总公司请高云设计一套徐霞客的邮票,高云同时推荐何家英设计廖仲恺诞辰一百一十周年的纪念邮票,二人总算在中国邮票总公司见了面,从此相知相识。“原来我们都是站在风景的对面欣赏着对方,见面之后,彼此心仪的心情无以言表。”回忆起当年的故事,两人十分感慨。

  

  相识后不久,全国美术界都在筹备第七届全国美展的创作,也正是这时,何家英和高云共同创作出了足以载入美术史的《魂系马嵬》。对谈现场,何家英首先回忆了这一珍贵的往事。“高云的连环画《长生殿》让我念念不忘。我一直在想,能在画作中驾驭这么宏大场面的高云,要是能和他合作一张就好了。我擅长画美女,属阴柔之美,他擅长画御林军,是阳刚之气,两者结合一定别有洞天。”画什么呢?商讨了一些创作思路,当时,刚刚创作出《长生殿》的高云决定,画一幅表现唐明皇与杨贵妃以悲剧结局的马嵬坡的爱情故事。“那时候,我对李杨二人的爱情及其悲惨结局印象很深,家英问我画什么,我立刻想到‘杨玉环之死’,这个选题正好把我们两人的强项结合到一起。”

  

  《魂系马嵬》的整体构图由高云操刀,上重下轻、泰山压顶式的“险构图”表现出画作题材的内在节奏和情绪。画作上方是大批身着红色甲胄、持刀怒目的三军将士,占据了绝大部分位置,身着赭黄袍的唐明皇,背向观众,面隅而泣;画作下方是身披薄如蝉翼之白衣的杨贵妃,神情凄楚哀怨,几乎掉出画面之外……阴和阳、轻和重、多和少、红和白,构图上的对比无处不在,促生了浓烈厚重的情绪,也表达了杨贵妃的无奈和悲哀。“‘泰山压顶’,压的是谁?就是杨贵妃。这样的创作其实蕴含了我们对历史的思考:三军将士不去打安禄山,被人撵得到处跑,却把全部的怨气发泄到一个柔弱的女人身上,有什么本事?因此,我们是抱着很大的同情来创作杨贵妃的,也造就了这一艺术形象的隽永性。”高云说。

  

  《魂系马嵬》就由高云设计起草,再由何家英对每个人物寻找不同个性的人来写生。何家英说:“当时,我们受唐李重润墓壁画影响很大。在创作这幅画的时候,有意识地希望它就像一幅大型旧壁画,带有历史沉淀的感觉。但是古代的壁画又有一个弊病,那就是千人一面,如何完善不同性格特点的人物形象,还要靠学院派的写生功夫。”因此,高云专门跑到了何家英所在的天津美院,在这里画画有两个好处,一是地方大,二是有大量的模特儿方便写生。

  何家英在《魂系马嵬》中,精细地描绘了形态各异、栩栩如生的数十位人物。“高云告诉我,唐代的御林军大部分来自西域,高鼻子,络腮胡,身高马大,十分威武。因此我仔细观察了认识的一位回民,发现他的确拥有我们想表现的威武气质,其中一个面貌特征就是眼睛小,并非常人所想象的那种瞪视。另一个主要人物杨玉环,要表现她的体貌,做法其实也是矛盾的,因为唐朝以胖为美,也以小眼睛为美,但如果把杨贵妃画成一个小眼睛的胖人,是不符合现代人审美的。因此我找了多位学生模特来揣摩、塑造杨贵妃的形象。”

  

  高云对杨贵妃的形象塑造,有自己的一番见解。“我们都知道,杨玉环是一位著名的舞蹈家,如果身体臃肿,怎么能跳舞呢?我觉得,她应该是一位小骨架的丰满女性,所谓‘胖’得很好看。”何家英则说,被现代人所诟病的“胖”其实有一种柔软的丰腴之美,古人对这种美有更深入的理解。

  就女性塑造的由头,两位擅画美女的艺术家还深入地谈论了“什么才是美”这一永恒的美学话题。高云表示,不同的人对美有不同的追求,对他而言,最重要的是画出内在美。“追求美的过程中,我渐渐感觉到,透过美的表面,应该能透出一点儿东西。现在,我画出的美更多的是理想中的美。”何家英则说,绘画美的标准不一而足,艺术家理解自然生活中人的美,应该从艺术的角度。“最开始,我也喜欢画大眼睛,双眼皮的美女,但上了学,临摹了古典风格的绘画,发现艺术的美具有一种含蓄感,不能停留在千篇一律的大眼睛双眼皮,小鼻子小下巴上。强调不同的个性、画出独特的发现才是美,而正是众生相的不同,组成了我们丰富的生活和多彩的艺术世界。”对他来说,最想画出的是具有中国人特征的中国人审美。为了画好《十九秋》,他在中国农村寻找并不“完美”的模特儿,体会生活中的韵味,从中追求中国式审美的浓缩,并通过高度提炼,把它们呈现为艺术。“高颧骨,扁鼻子,单眼皮,小眼睛……把不起眼的个性画出韵味后,都是中国人的形象,都是美。”

  

  本次展出的高云画作中,有他的《城市行走》系列,这一系列所画的都是走在大街上的普通人。每个人都是那么不起眼,但走近一看,观众就会领悟到这正是自己的映照。“每个人总以为自己是特别的,但其实都是芸芸众生,只有用平视的眼光来看待自己,看待他人,才能真正发现个体独特的美好。”高云说。

  对于出生于50年代的艺术家而言,早期的艺术养分是相对贫瘠的。高云回忆说:“连环画、邮票,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记忆,承载着我们最初对美的感知。”在相对贫瘠的环境中,艺术创作的理念也格外纯粹。高云在插队时期,可以为了看一本画册反复骑二十多公里的单车,何家英念中学时,偶然得到一本透视学方面的书籍,如获至宝,翻来覆去把书全“吃”透了。“因为当时对于人生没有很多的选择,我们就老老实实画画,认认真真追求艺术,心境是非常安静的。在信息爆炸的当今时代,也要时刻提醒自己要回到初心,让心干净、安静,精益求精,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寂寞中守住初心,才是艺术家最大财富。”

  交汇点记者 吴雨阳

标签:
责编:郑亚群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QQ图片20190617134105.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江苏品牌.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baokong.jpg
动态.jpg
00300595152_0140eb2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