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江苏 > 文化 > 正文
一对庶出兄弟,两个诸侯国王
2019/12/26 20:51  新华报业网  

  点

  

  江都王刘非以军功傲视东南,中山王刘胜据地利控扼燕赵,他们都是汉武帝刘彻的庶兄,生前尽享人世荣华,死后陪葬珍宝无数。如今,在南京博物院的《兄弟王》展厅中,这两位诸侯王墓葬中的国宝文物举办了合璧展。

  

  ▲扫一扫图片上的二维码或点击链接看直播回放:

  https://jnews.xhby.net/v3/waparticles/1249/flGpVpnGq8nTwd60/1

  

  刘非墓出土玉棺

  

  刘非墓出土的铜矛

  长信宫灯、金缕玉衣、“长勿相忘”银带钩、鎏金车马器、暗花纹铜矛、玻璃编磬……在南博《兄弟王》展厅,来自河北满城汉墓和盱眙大云山汉墓的250件(套)文物,可以用金玉满堂来形容。这些文物除了见证诸侯王奢华的生活,我们还能从中一窥汉初郡国并行的政治制度、汉代人的神仙思想以及汉武帝与刘非、刘胜隐秘而复杂的兄弟之情。

  

  长信宫灯

  展览中名气最大的文物要数出土于刘胜王后窦绾墓的长信宫灯,奢华、精巧,背后还有一段血雨腥风的故事。灯身上的铭文有六处“阳信家”,所指为阳信侯刘揭。刘揭的儿子刘中意继承王位,却因参与“七国之乱”被废黜,这件灯具被没收辗转进入窦太后的长信宫中,因而被称为“长信宫灯”,再后来,它很可能被作为嫁妆或礼物送给了同为窦氏家族成员的窦绾。

  “七国之乱”是理解刘彻与刘非、刘胜之间关系的大背景,它让我们看到兄弟之情遇到帝王权力之争的错综复杂。展厅中展出了满城汉墓出土的金饼、五铢钱和大云山汉墓出土的半两钱,它们是诸侯国自行铸币的物证。“七国之乱”被平定后,诸侯国的权力被大大削弱,汉武帝渐渐收回了地方任免官员、铸造钱币和拥有军队的权利,又施行“推恩令”,让诸侯王把土地分封给子弟,诸侯国被越分越小,无法威胁中央集权,这才实现了汉朝的强大。

  

  江都王刘非墓出土马具、马饰

  有趣的是,刘非因为“削藩”而当上了藩王。公元前154年“七国之乱”爆发时,15岁的刘非上书要求带兵平叛,汉景帝赐给他将军印,让他攻打吴国。三个月后叛乱被平定,刘非被封为江都王,治理吴国地盘,并被赐予天子旗,也就是享受天子仪仗。展厅中刘非墓中鎏金、银铸造、镶嵌宝石的马具和车饰,让我们可以联想天子仪仗的威武与奢华,而一件暗花纹的铜矛,上面有使用过磕碰出的豁口。刘非一生只参加过平定“七国之乱”的战争,因此有专家推测,这只铜矛可能就是刘非与吴王刘濞作战时所使用的。

  

  朱雀衔环杯

  

  错金银博山炉

  就在刘非当上江都王的同一年,12岁的刘胜被封为中山王。与招徕天下豪杰的刘非不同,刘胜想的只是享受生活,史书记载他“乐酒好内”,即喜欢喝酒,喜欢和妻妾们厮混。展厅中除了大量鎏金、错金的装酒铜壶,还有酒缸、酒锺、酒钫等。策展人陈刚告诉记者,刘非墓中有一个墓室放满了装酒的容器,它们能装多少酒?答案是好几吨,由此可见刘非好酒的程度。

  从文献记录来看,被分封后刘非和刘胜只见过一次面,公元前138年,他们一同到长安朝觐。在宴会上,刘彻问刘胜为什么听到音乐而哭泣,他发表了一篇文采斐然的《闻乐对》,直言汉武帝不顾亲情,重用酷吏打击宗室。从文辞的典雅、典故的运用和列举官吏侵犯诸侯的事实来看,刘胜显然作了精心准备,汉武帝被打动了,送给诸侯厚礼,不再完全采信司法机关的奏报,更多顾及亲戚间的感情。刘胜的一番话推动了汉武帝改变了削藩政策,“推恩令”温和削减,使中央与诸侯国的矛盾大为减弱。

  虽然刘非、刘胜二人志向完全不同,但出土墓葬中考古人员却发现了一个出人意料的相似。刘胜墓出土了一个袒胸露腹、双手抱胸、胖乎乎有点秃顶的铜鎏金非汉族人,当时大家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人,直到刘非墓中出土了一头铜铸的犀牛,以及一个同样的铜鎏金俑,大家这才知道,这种人物是驯兽师。然而在布展时,工作人员意外发现,这两件驯犀俑几乎一模一样,显然它们不是两国分别铸造的,很可能是受中央政府颁赐,这为研究中央与诸侯国的关系提供了新的物证。

  

  玻璃编磬

  《后汉书》记载,刘胜曾对赵王刘彭祖说:“哥哥你当国王,只知道替官吏们做那些治理国家的事。当国王应该每天听音乐,玩赏歌舞美女。”然而令人意外的是,他的墓葬中没有出土一件哪怕是装点门面的乐器。汉代人讲究“事死如生”,他们会把生前使用过的东西随葬,期望在另一个世界延续现世生活,不随葬乐器表明刘胜很可能并不雅好音乐。

  与之相反,勇武豪强的刘非很可能是一位音乐爱好者,因为在他墓中出土了迄今考古发现惟一一套玻璃编磬。展柜中展出了其中的三枚,表面因氧化而呈粉末状,但保存完好的部分则像青玉一样细腻润泽。中国的玻璃又称琉璃,往往用来制作小件,原因在于它的主要成分里包括铅和钡,这种配方组合在熔化成液体时腐蚀性极强,很难用容器盛装,因此制作编磬这样的大器工艺难度极大。

  南博曾复制了这套22件玻璃编磬,主持复原的中国人民大学王子初教授在发布会现场用这套编磬演奏了贝多芬的《欢乐颂》,来自2000年前的声音不仅音质清澈明亮,而且证明了中国古代音乐并非只有宫、商、角、徵、羽五声,而是和西洋音乐一样,具有完整的七声音阶,这一发现震惊了学术界。

  

  长毋相忘银带钩

  大云山汉墓中出土的一件文物,则是展厅中最有情感温度的,它就是大名鼎鼎的“长毋相忘”银带钩,一枚小巧的龙首形带钩,钩身错金,可以左右分开,内壁上分别有阴阳文铸成的小篆铭文“长毋相忘”。带钩出土于刘非的一位低级妃子淳于婴儿的腰间,被认为是刘非与她的定情之物,让人们联想到他们之间浪漫的爱情和永恒的企盼。

  

  金缕玉衣

  汉代人笃信神仙思想,他们认为如果尸体不腐,保住“气”就可以升仙,而保住“气”的最佳方式就是用万年不朽的金和玉包裹住自己。展厅里展出了刘非王后使用的金缕玉衣,它用2000多片玉编缀而成,专家测算如果从拿到玉料到制作完成,一个玉工要花10年时间。穿上玉衣后枕着玉枕,身体上下铺盖玉璧,躺在用玉片和金片装饰的华丽漆棺内,用玉料盖住头部的7窍和下身的2窍。当我们把分散在展厅中的这些金、玉文物想像成一个整体,刘非和刘胜的永生之梦就真实而立体地呈现在我们眼前。

  当我们在展厅里看着那些精美的文物时,还需要知道汉朝正经历着一个重大转折,诸侯王的权利和实力被不断削弱,中央政府的力量越来越强大。刘非和刘胜的陵园都出土了上万件文物,这些文物灿烂而耀眼,却又是辉煌的绝唱,在他们那一代之后,很少有诸侯王能拥有如此规模的陵墓和如此之多的随葬品,但是一个强盛而拥有世界影响力的王朝正在冉冉升起。

  交汇点记者 王宏伟/文 杨小苑/摄

  

标签:
责编:顾志铭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江苏品牌.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baokong.jpg
动态.jpg
11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