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江苏 > 文化 > 正文
对话《人民的名义》导演李路:现实主义创作的疼痛与光芒
2020/04/16 14:39  新华报业网  
 

继热播剧《老大的幸福》《山楂树之恋》后,一部《人民的名义》,让江苏导演、制片人李路走进更多人的视野。

2020年,李路“三箭齐发”:由他执导的首部刑事执行检察题材大剧《人民的正义》(暂定名)发布预热版片花;首部聚焦火箭军这一“大国重器”题材的电视剧《号手就位》进入后期剪接,他是总导演;而他的下一部剧——根据2019年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梁晓声《人世间》改编的同名电视剧也在今年春分时节正式进入筹备期。

《号手就位》,李易峰化身东风快递员,成为保家卫国的火箭军战士。
《号手就位》,李易峰化身东风快递员,成为保家卫国的火箭军战士。

据中国视听大数据统计,2020年第一季度全国有线电视和IPTV用户日均收视总时长,相较2019年第四季度上涨22.7%,每日户均收视时长增长半小时。而竖屏剧、抖音剧、互动剧等观剧新模式的不断涌现,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影视行业正在积极求“变”,寻找下一个“风口”。

“5G新浪潮的到来,将重塑文化娱乐生态新格局。这是国产剧发展的一个很好的时机,同时也是极大的挑战!”在李路看来,疫情之下,作为“客厅文化”重要载体的电视剧将迎来更多机会。同时从全球视角来看,文化已经进入多屏互动的数字时代,全球影视趋于扁平化,中国影视从业人员须根除急功近利的心态,“有所思考才能有所表达。”

英国浪漫主义诗人威廉·华兹华斯的诗句“朴素生活,高尚思考”对读者影响至今。个体与时代,是李路影视作品鲜明的坐标。他说,国产剧要像医生群体里的张文宏一样,用硬核的知识、深刻的思考和独特的表达,打通自己的“任督二脉”。


■对话


“茅奖”作品《人世间》的影视化

记者:继《人民的名义》之后,您最近又推出了《人民的正义》(暂定名),能介绍下具体情况吗?

李路:《人民的正义》其实并不是《人民的名义》的续集。虽然这部片子还是由最高检影视中心、后勤保障部金盾影视中心出品,仍由我担纲导演,但它是个全新的故事。要说有内在联系的话,那就是它们都跟“人”有关。《人民的名义》表现的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打虎拍蝇”的决心力度,而《人民的正义》则是对中国法治建设中公平正义的表现和弘扬,剧情悬念丛生、节奏紧张。加上我手上正在筹备的梁晓声的《人世间》,三部剧构成了“人系列”三部曲,我还是更关注当下社会的人的状态。

片花来了,由于和伟主演的《人民的正义》(暂定名)离播出还远吗片花来了,由于和伟主演的《人民的正义》(暂定名)离播出还远吗

记者:《人世间》是去年茅盾文学奖第一名的获奖作品,梁晓声说他写《人世间》是在尽最大努力向现实主义致敬。将这样的文学作品影视化,难点在哪?

李路:我决定拍《人世间》,还是两三年前,当时小说还没获茅奖,在腾讯影业提供的多个IP中,《人世间》不是最具有“网感”的,而且这个故事年代跨度长,纵横50年,故事发生的面跟点都比较开阔,不是太好拍,但是我第一时间就喜欢上了这部小说,它是一部反映当代中国伟大发展历程的史诗,塑造了一个有情有义、坚韧担当的中国人形象群体。 我想如果是用影视艺术的形式来表现中国这五十年的飞越发展,也是对中国改革开放成就的一种记录和致敬。

至于文学作品影视化,之前的《平凡的世界》《白鹿原》播出后反响都很好,我们应该看到文学对于影视作品的滋养。虽然一直以来,文学和影视的“联姻”常有水土不服的情况出现,但作家的思维和编剧的思维是不一样的。梁晓声老师花了若干年的时间不断揣摩、积累,大量的细节给剧作的丰满提供了强大的支撑。目前电视剧剧本由著名编剧王海鸰进行改编创作,非常感人,我读剧本时热血沸腾,数度落泪。

纵深时代的众生相

记者:如果用大数据来画像的话,在您看来,您的作品最大的特质是什么?

李路:我偏好现实主义题材,尤其是那种有纵深感的东西,大时代中的人间冷暖、喜怒哀乐最打动我。你看我的片子,很少是那种大男主、大女主,大部分都是群像。从我的第一部电视剧《小萝卜头》开始,我一直想通过作品向观众传达一种关照现实的力量和温度,比如《老大的幸福》、《坐88路车回家》和《人民的名义》,不论是对普通人的描摹和刻画,还是对社会问题的探讨和反思,都希望能让观众产生共情。

范伟主演的《老大的幸福》范伟主演的《老大的幸福》

记者:近年来,现实主义创作强势回归,产生了大量优秀作品,但也出现了剧集“悬浮”“高收视低口碑”等现象,认为现实主义创作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李路:像《中国机长》这样真人真事改编的是一种现实题材,《大江大河》这种有历史纵深感的,也是现实主义。虽然角度不一样,但都是真实可信的。不是喊口号,而是将现实主义精神通过艺术的提炼,实实在在地展现在观众面前,那才是好的作品。我个人认为,现在的一些作品对于现实主义的理解相对比较肤浅。这是当下的中国职场?这是当下的白领现状?这是当下的婚姻图景?观众看了会提出很多疑问,包括很多剧,热衷于借现实题材的“壳”来抒发不着边际的作者意图,离现实很远,更谈不上现实主义。

记者:您认为应该怎样破局?

李路:老话说,画鬼容易画人难,现实主义创作应该是极其严谨的,没有沉淀,没有思考,没有经过时间的打磨,出来的东西可能就是流于表面的清汤寡水。受疫情冲击,影视剧制作、综艺节目录制等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但我们从中也看到了影视剧抚慰人心的作用。在我看来,现在可以充分利用这段时间潜心创作和准备,只要创作者用心、用功、用情,观众肯定会买账的。这次的疫情,也让我们重新去思考生命的意义,生活、工作和个人健康之间的关系。电视剧是一个集体创作的艺术,需要在不断修正中前行。但对主创者来说,只要专注于创作本身,你的作品呈现出来就是干净、纯粹的。说到底,文艺作品,都是创作者内心的投射。

“张文宏式”的国产剧

记者:这些年有不少优秀的国外影视剧被引进到国内,您觉有其中哪些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

李路:国产剧目前的问题,在于我们的想象空间是有“房顶”的。很多人喜欢看韩剧,其实韩国就那么巴掌大的地方,但发散性思维让他们的作品边界很宽,可以从不同的领域、角度,飞到很高很远的地方。而我们不少影视剧创作,喜欢扎堆跟风,原创力不足。

5G浪潮下,未来将有更多的规则被重塑。对于影视行业来说,在穿越“海阔天空”之后,我们需要渐渐落地,回归生活,回应当下。抗疫期间,张文宏医生受到欢迎,从他的发言我们可以看出来,这个人除了硬核的学识积累、深刻的社会思考,还能通过一种张文宏式的冷幽默来到达。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也需要“张文宏式”的国产剧,观众才能发自内心的认可。

韩剧《请回答1988》系列在中国受追捧韩剧《请回答1988》系列在中国受追捧

记者:5G时代,您预测电视剧领域将会有哪些改变?

李路:制作公司和播出平台逐渐瘦身,“头部”和“尾部”存活,制作品质趋于更加精良,盈利模式也会随之发生改变,比如美剧《老友记》至今都十多年了,每年全球播放的版权收益仍有数亿元美金,这些反复播放的收益仍与版权方及主创个人分账。而国产剧目前是卖一次版权就基本结束了,如果不重新拍戏,之后的收益就是微乎其微。 我认为,未来国产剧的收益方式,也可能不再是一锤子买卖的版权交易方式。现在新媒体已经开始采取分账模式,这也会激励从业人员生产出走得更远的高质量作品。

随着新技术的参与,电视剧领域也出现了很多新的玩法,比如说网络大电影、竖屏剧、互动剧等等,这都是一种很好的尝试。但在“孵化”过程中,也要避免进入另一个误区,就是什么时髦做什么,什么能赢做什么。对于我个人而言,还是想把自己弄得简单一点,专心一点,不负时代,做自己有感而发的良心作品。

交汇点记者 陈洁

标签:
责编:周莉娜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周刊 报业网小banner_wps图片.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