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江苏 > 文化 > 正文
什么是非遗?专家解读:必须满足“百年”“活态”和“原汁原味”
2020/06/02 21:59  新华报业网  

  6月13日,是我国的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今年的非遗宣传活动主题定为“非遗传承,健康生活”。如何让浸透着祖先智慧与灵感的非遗实现可持续发展?怎样让古老技艺在传承中播下“文化自信”的种子?近日,一场名为《传承的密码》的讲座在南京清凉山公园崇正书院举行,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苑利从多个角度切入,深入浅出地阐释了非遗的价值及与地域文化之间的关系,让人们对“非遗”这一词汇有了更为深刻的认知和理解。

  百年、活态和原汁原味

  什么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为什么要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怎么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

  苑利是我国较早从事非遗学研究的学者之一,他认为,这三个问题看似简单,但实则内涵丰富,“将这三大问题上升到哲学高度,就是哲学的本体论、价值论和方法论的问题,它关系着非遗保护最基本的认知体系和保护体系的构建。如果出现认知偏差,就会评选出本不该评出的东西,保护本不该保护的东西”。

  那么,究竟什么是非物质文化遗产?苑利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指人类历史上创造并以活态形式原汁原味传承至今的,具有各种重要价值的表演艺术类、工艺技术类和节日仪式类传统文化事项。他特别强调了非遗评估的3个关键词——“百年”、“活态”和“原汁原味”。

  “任何一个非遗项目,在申报的时候,应当传承有百年以上。”苑利解释说,之所以把100年作为评定非遗的界限,是因为在距今100年前后,西方文化开始影响我国,并对我国传统文化造成一定冲击,此后产生的许多文化,多半具有中西合璧的特点,“此前,一些项目在申报非遗时并没有获得通过,原因即在于年限不够。如:户县农民画产生于20世纪50年代,距今60多年,因此无缘进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同样,当代的文创产品尽管做工精美,但年限尚短,也不能称为非遗”。

  “活态”则是在非遗传承形态方面的考量。苑利表示,历史上确实存在但没有以活态形式传承至今的不能认定为非遗,“比如,我是炒中国菜的传承人,我要把中国菜的制作技术传承给后人。我如果把菜谱给他,我想他肯定炒不好。因为菜谱的记载太简单,葱少许、盐少许、姜少许,少许是多少?但如果我是手把手地教,他肯定一学就会。所以,人类文明传递最有效的方法是活态传承”。苑利认为,只有“活态传承”才是真正“靠得住”的传承方式,这种方法通过师傅带徒弟、口传心授、言传身教,来汲取古人智慧。

  “传承人作为中华文化的‘二传手’,必须提供‘真情报’,将工艺原汁原味地传承下去。”苑利认为,从传承的原生程度看,非物质文化遗产必须是原汁原味传承至今的,那些已被改编或改造过的,不能称之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比如说传统的北京烤鸭,一定是用果树木枝烤制的,这样烤出来才会有果木的香味。但现在有些单位改成电烤炉了,烤鸭早已没有了果木的香气,这肯定就不是非遗了,把传统北京烤鸭的制法及工具改变,就等于改变了它的基因”。

  与城市发展共生共长

  丰富多彩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座城市乃至一个国家深厚的文化积淀的呈现。作为一座拥有2500年历史的文化古都,南京悠久的历史繁衍了璀璨夺目的文化星河,孕育了极为丰富的非遗资源。截至2019年6月,南京拥有4项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11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64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192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从事非遗研究多年,苑利在全国各地深入接触过很多不为人所熟知的非遗,它对南京非遗项目印象深刻,“南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整体水平极高,金箔、牙雕等宫廷级的技艺经过多年传承保留至今,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苑利表示,非遗的产生主要受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的影响,和地域环境密不可分,“历史上,南京是六朝古都,作为中国南方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自然保留了一大批拥有高超技艺的能工巧匠,打造了诸多一流水准的宫廷级的器物,也将很多古老的技艺世世代代传承至今”。

  苑利认为,南京的非遗也影响了其他城市的经济和文化,“经考证,北京烤鸭其实从由南京传入的。传说,洪武年间明太祖朱元璋在南京建都之后,几乎是‘日食烤鸭一只’,后来明成祖朱棣迁都顺天府(今北京),烤鸭的烹饪技艺也由南向北迁移,并形成了新的地域特色”。都城的迁移,使得南京对北京的饮食和建筑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朱棣迁都北京后,从南京征调了大批的工匠,并下令仿照南京皇宫营建北京宫殿”。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苑利看来,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个城市的文化名片,一代代传承下来的不仅仅是技艺,更是一种精神和智慧,“地方政府在非遗保护工作中,一定要深入调查,摸清家底,挖掘非遗背后深层次的内涵和价值,并使其悄然渗透到城市的肌理之中,与城市共生共长”。

  当代语境下的生存之道

  “保护非遗就是保护一个民族的根脉,也是保护好一个民族的传统文化基因。”苑利认为,非遗的保护,重在保护传承人,“到目前为止,我们3000个国家级非遗项目,至少有500位老人已经去世,有的去世已十多年了,到现在还没有替补队员。非遗是需要人来传承的,人没了,谈何传承发展?”

  面对不少非遗后继无人的传承困境,苑利表示,非遗的传承发展,需要政府对文化遗产采取有效的抢救保护措施,通过一定的财政补贴提高传承人的积极性。他同时建议,要将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打通保护,“两者本质是一样的,都是祖先留给我们的。比如瓷器,流传下来的瓷器文物当然要保护,但制作瓷器的手艺技术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也要保护”。

  实际上,古老的非遗自身也在努力顺应潮流,以积极姿态探寻着新时代新观念下的生存之道。在短视频平台上,越来越多的非遗传承人进驻其中并掀起了一阵阵“非遗热”。苑利表示,“非遗+互联网”的传播模式,让优秀的非遗文化走进了当代年轻人的生活,有助于其焕发出新的时代活力。不过,他同时提醒,非遗在互联网上的流行,是一种传播行为,而非传承行为,容易制造出一种表面繁荣的错觉,这种“错觉”并不利于非遗的传承。

  交汇点记者 王慧 实习生 周永金

标签:
责编:顾志铭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周刊 报业网小banner_wps图片.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