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香港90后青年:国安立法让我如释重负,希望某些人迷途知返
2020/07/09 21:22  新华报业网  

  梁可民是个土生土长的香港90后,和很多香港同龄人一样,曾经对内地有着异样的看法。他在内地求学和工作,看到高速发展的城市、充满活力的年轻人,从前听到的有关内地谎言不攻自破。他原本不关心政治,但是修例风波以来乱港分子制造的暴力和谎言让他感到极为压抑和愤怒,香港国安法出台后,终于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

  转变

  那份刻板印象,被内地的高速发展击碎

  梁可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在内地投资开厂,那时候他经常来深圳,当时的深圳和香港差距还是很大的。在香港读完中学后,梁可民决定去内地读书,开始和内地有了更深入的接触,那时他觉得自己是香港人,有种小优越感,不过这份优越感很快就消失了。

  “以前香港人确实都会有一种优越感,认为香港是金融之都,内地发展落后,各方面不如香港。但来到内地生活工作之后,我才了解到这里已经发展和进步了很多。”步入社会工作后,梁可民成为一名乐队经纪人,经常要到内地宣传,偶尔会住上十天半个月。长时间接触后,他发现内地根本不像部分港媒报道中的那样。

  高楼大厦、车水马龙……让梁可民更佩服的是内地年轻人独立思考的能力。“内地年轻人独立思考能力非常强,三观很正,甚至比我认识的香港年轻人更优秀,真的不觉得他们比我差。”

  2014年,梁可民选择在内地发展,现在有了自己的公司。他发现,内地能发展那么快,和大家愿意付出的社会氛围分不开,和年轻人的思维方式分不开。渐渐,梁可民心中那份作为香港人的优越感,被抹去了。

  看清

  “有些香港青年的思维,越来越极端”

  起初,梁可民只专注于自己的工作,虽然国庆节时他可能会在脸书上贴一张五星红旗图片,但是并没有太关心过政治。他的新浪微博帐号“帽哥basa”的认证还写着“巡演经理、乐队经纪人”。

  然而,随着乱港分子肆意破坏,他的正常工作已经无法继续,不由自主被卷入到政治之中,尤其是去年发生修例风波后,他感觉香港的所有东西都被政治化了。

  梁可民认为,香港有些激进的年轻人并不认为自己有社会责任,甚至有些观点让他感到匪夷所思。

  “在修例风波导致的乱象中,有示威者会把地铁门堵住,破坏城市设施,强行阻止别人正常工作,事后他们竟然对普通市民传达‘堵住地铁就有免费假期’的观念。”在他看来,暴力示威者从不认为自己是社会齿轮的一部分。

  几年前,他会告诉香港的朋友,内地在改变,变得越来越发达,互相之间会坦诚辩论。可自修例风波以来,他们越来越极端,当梁可民再次尝试和他们辩论时,发现已经不能理智交流了。“他们当中,好一点的会开始说脏话,坏的则直接动手打人,我觉得很恐怖!”

  梁可民认为,这种恶劣的改变,和他们接触的媒体、受到的教育和外部干预有很大关系。“我们这一代香港人是在一个极为别扭的环境里成长起来的,特别相信西方,对自己国家的认同感不足。就以我为例子吧,我是1991年在香港出生,1993年跟随移民加拿大,不过第二年就回香港了。我是香港人、英国人、英国海外居民、加拿大人还是中国人呢?我自己也曾有疑惑。在香港读书的时候,学校也不教这方面的内容,一些外部势力乘机进行干预,某些不良媒体长年蛊惑人心,没有身份认同的环境。我觉得内地青年很幸运,能够清楚认识到自己是中国人,随着国家越来越好,自豪感也就越来越高。”

  不解

  “感觉所有东西都政治化了”

  去年8月,内地记者付国豪在香港机场被暴徒袭击,这让梁可民既震惊又愤怒。他在脸书上发了一段文字:“这就是你们追求的自由和民主吗?我不认为打人能改变任何事情,你们这样会害死香港。”也就是这段文字,引来大量“口诛笔伐”。“短短半个小时,有140多条评论骂我,都是好友发来的,另外的几十条私信也是骂我的,或者在试图说服我。”尝试和他们讨论后,梁可民发现根本沟通不了。拿出数据,他们说是假的;拿出媒体发布的权威内容,他们也说是假的……各种阴谋论横行,可当真相浮出水面时,他们干脆选择不予理会。“特别荒谬、不可理喻。”

  比起负面报道,漫天谣言同样可怕。去年11月,暴徒在香港马鞍山点火烧伤李伯,很多乱港分子竟然说李伯是在演戏,是特技演员,而且有很多人宁愿相信谎言。这件事让梁可民很失望也很心痛,至今提起还是会涌上一股难以遏制的愤怒。

  而让他更寒心的是,暴徒竟拿被烧着正在奔跑的李伯视频,用在谣言惑众的“黄文宣”上。“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已经没有人性了。”

  渐渐地,梁可民发现,他和这群同龄香港人距离越来越远,在思想上已经有了本质差别,“他们不愿意承认错误,不愿意相信真相,只相信阴谋论。”

  体验

  “基建狂魔的称号是建设者和爱国者用血汗换来的”

  黑暴持续不断,梁可民觉得香港越来越难以居住,就把工作和生活的重心日益放在内地。而他对内地的了解越多,中国人的身份认同感就越加强烈。

  最近梁可民参与了山东寿光的一个防洪工程建设,还亲身到工地上参加劳动,住集装箱板房,并把这个经历拍成视频短片,让更多人观看。他觉得这个工作很能帮到人,而且挣到一些钱,非常有意义,饱受水患之苦的当地村民给工地送来鸡鸭慰问,让他觉得尤为感动。

  他在视频里说:“哪怕不干活,只在工地上待一天,我都感觉很辛苦,到做字幕的时候,嘴巴里依旧是一嘴沙。致敬所有劳动者,我们被称为基建狂魔,不是靠媒体吹出来的,更不是靠键盘侠用键盘打出来的,是真正的一群建设者,一群真正的爱国者,用自己的血汗换来的。”

  希望

  香港国安法令人振奋,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在山东的工地上,梁可民听到一个好消息,那就是全国人大通过香港国安立法的决定。

  “全国人大通过香港国安立法决定的那天,是我近一年来最激动的一天,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工地上没有网络,没有电视,正在劳动的梁可民得到消息后,专门叫上朋友,驱车五六十公里到酒店看新闻的直播。

  香港国安法出台让梁可民看到了希望,他相信香港的未来是光明的。“国家愿意做,并且能解决香港的问题,给了一个很完美的答案。香港国安法不溯及既往,我希望香港年轻人能理解这一番苦心,这是用最温柔的方式对你严厉。”

  梁可民希望香港年轻人多到内地读书和工作,只要他们看到内地的发展,观念就会有所改变。他说,香港也有和他一样希望建设国家的年轻人。“我就是被很多优秀的内地同龄人改变的,成为国家的一部分很自豪。跟我联系的香港朋友,有些和我有一样的立场,但是不敢表态。”他认为,用事实说话,是让香港年轻人迷途知返的最好方法。

  现在除了参加实际工作,梁可民还活跃在网络上。一个10平方左右的小书房是他的工作间,里面摆放着电脑和各种乐器,不远处就是一湾深圳河,工作之余,他会在深圳的住所制作短视频。镜头前的梁可民,圆脸上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言语中带着些许香港特有的“无厘头”,对香港乃至国际时事侃侃而谈,介绍内地和香港的美食和趣事,努力促进香港和内地年轻人的沟通交流,深受粉丝喜爱。他认为自己有责任向香港人介绍内地、向内地人介绍香港,为香港重回正轨、走向光明做出自己的努力。

  交汇点特别报道组香港报道

标签:
责编:顾志铭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周刊 报业网小banner_wps图片.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